送店新闻网

当前位置:送店新闻网 > 财经 > 汉能集团李河君欠薪承诺疑再变卦 有员工收到停办社保短信

汉能集团李河君欠薪承诺疑再变卦 有员工收到停办社保短信

汉能集团创始人李和君在官方网站发布的“致全体员工的信”中表示,由于集团资本存在一些问题,出现了工资支付延迟、社保支付等现象,对员工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10月15日下午,汉能集团创始人李和君在官方网站发布的“致全体员工的信”(以下简称“致员工”)中表示,由于集团资本存在一些问题,出现了拖欠工资、拖欠社保等现象,对员工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为此,李和君表示深深的歉意,并说主要责任在于他自己。

李和君在《致员工》中承诺汉能将做以下事情:第一,降低成本;第二,优化结构;第三,凝聚核心。他重申,“首先,我不会‘逃跑’,其次,我会减少电影发电量。”

据悉,自今年5月以来,汉能集团已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此外,自2月份以来,员工仍拖欠还款,7月份员工住房公积金将被切断,8月份各种社会保险将被切断。

李和君今天下午发布《员工》后,原本认为韩寒可以更好地处理欠薪等问题。然而,今天晚上,一些员工向《国际金融新闻》记者汇报说,事情并没有朝着道歉信中承诺的方向发展。相反,一些员工收到了公司发来的短信“停止社会保障的更新”。

为什么李和君今天下午突然改变了他的承诺,试图在本月底之前弥补社会保障?

《国际金融新闻》记者多次就上述短信致电汉能集团,但电话无人接听。

消息人士称,李和君已被列入违背诺言者的行列。根据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的信息,李和君本人仍然是违背诺言的人,不允许乘飞机或其他交通工具旅行。

员工:我们不信任公司!

一些员工对《国际金融新闻》记者表示,“加薪的事情已经被推迟和拖延,高管们的话也发生了变化和变化。我们不再相信公司了!”

该集团一名拖欠工资的员工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拖欠工资问题今天完全爆发的原因是因为今天给员工的信。我们认为,该公司在公开信中暗示,一些“麻烦制造者”员工的谣言和事件影响了公司的还款。事实上,汉能在员工骚乱之前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这名员工表示,“在7月和8月,如果一些高管站出来激励每个人,表达他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和公司一起度过难关,我们就不会这么生气了。相反,公司以“优化”的名义变相裁员,使员工不稳定。该公司最初流动性很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已经转移了2000多人。”

此外,该员工还指出汉能集团存在内部政策问题。他说,“我刚进入工作时,公司实行‘358’政策,即根据不同的销售水平,公司每月分别支付3000元、5000元和8000元。“358”政策仅仅实施了一个多月。由于工资太低,无法留住人才,公司将工资分别提高到5000元、8000元和1万元。加薪后,出现了工资延期的问题。很快公司就停止支付工资。该公司的政策几乎每个月都在变化。8月初,该公司有近9000人,但现在只有6000人。”据悉,拖欠工资已经蔓延到整个汉能部门,江苏、山东等地的员工都在索要工资。

因关联交易暂停交易

记者梳理发现,汉能集团的问题已经被追查到。

汉能集团全称是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是中国所有民营企业中最大、最专业的清洁能源发电企业。2011年,汉能集团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于2014年8月26日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以下简称“汉能发电”)。

2015年5月20日,汉能在香港股市遭遇卖空,股价面临大幅下跌。尽管汉能在20分钟内暂停交易,但其股价下跌近47%,市值蒸发近1440亿港元。

股价的大幅下跌也引起了香港证监会的关注。2015年7月15日,香港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y Regulatory Commission)命令汉能停止买卖股票,并因对其与母公司汉能集团的关联交易存有疑虑而不恢复交易。

公开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4年,汉能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向汉能集团出售设备。

此后,汉能电力被暂停交易,并于今年6月正式退出香港交易所。分析师表示,起初汉能的退市计划被现金或股票取代,但现金计划被放弃。汉能的股份私有化也反映了汉能的流动性短缺。

多次缓解现金流压力

事实上,汉能还采取措施缓解现金流问题。

一些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汉能集团在2018年强迫员工购买公司的私人定向金融产品,投资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联合建设的移动能源工业园项目。最低认购金额为20万元,职位越高,认购金额越大。

消息人士称,“理财产品的整体规模约为6亿元人民币。当时,公司告诉我们,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部分员工可能会被解雇。如果订阅完成率高于50%,但不符合标准,一些人员可能会减薪。”

根据上述统计,大约有300名员工参与了这一金融产品。

然而,汉能此前一再否认上述强制购买行为,称其鼓励员工推荐亲友以及自己自愿购买,但从未向员工提出任何强制购买请求。

除了上述金融产品之外,汉能集团的最佳资产金安桥水电站也向该行承诺部分股权,以缓解现金流压力。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8月,法院强制拍卖了金乔安水电站51%的股份。然而,9月份,拍卖物品被撤回,原因如下:外界对拍卖财产提出了合理的反对意见。

光伏产业梦想破灭

汉能集团的创始人李和君似乎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来让汉能重回巅峰。近年来,汉能给光伏产业带来巨大压力,并在中国广泛推广“移动能源工业园”项目。

根据2018年年报,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对汉能发电的总投资高达340亿港元,而2018年汉能发电仅实现收入212.5亿港元,净利润51.93亿港元。换句话说,汉能花了几年的净利润投资工业园区。

然而,2018年一系列国家政策的颁布无疑是对汉能集团的又一次打击。

2018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相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实际发展情况,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暂不安排。在国家没有下达开工建设普通电站的文件之前,各地不得安排需要国家以任何形式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事实上,除了政策变化,汉能自身的管理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截至2018年,汉能的贸易应收账款总额、合同客户总额、合同资产、应收票据及其他应收账款总额为201.38亿港元,同比增长82%。其中,合约资产达121亿港元。

此外,汉能发电的现金流似乎也有问题。截至2018年底,汉能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6亿港元,同比下降85.62%。

(今敏,国际金融新闻实习记者)

资料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幸运农场购买

  • 上一篇:宁远三小:防恐防爆 从演练做起
  • 下一篇:义乌市领导专题调研水利工作 全力以赴抓好水利工程建设